國內國際軍事財經娛樂體育互聯網科技游戲女人汽車房產

石家莊市聯社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新聞中心 > 漯河新聞 > 社會法制 > >>

行動起來,共建美麗中國

人民網 2019-10-03 11:09 點擊:

  圖①:王有德在查看經果林長勢。
  本報記者 劉 峰攝
  圖②:劉永龍(左)和志愿者在海邊撿拾垃圾。
  資料圖片
  圖③:董紅敏在一家養殖場采集污水樣本。
  資料圖片
  圖④:沈尤在向學生們講解鳥類知識。
  資料圖片

  浙江湖州,一派秀美的田園風光。
  資料圖片

 

  治沙英雄王有德

  人進沙退筑起綠色屏障

  本報記者  劉  峰

  寧夏靈武白芨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馬鞍山管理站,4000多畝苗圃、景觀防護林、經果林,在大片的荒地中煥發出別樣的生機。這里是全國治沙英雄王有德二次創業的地方。

  “白芨灘還有60多萬畝荒漠沒有治理,這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我從事治沙30多年,不能把經驗浪費了啊。”王有德說。

  1985年3月,在林業一線摸爬滾打近10年的王有德出任白芨灘防沙林場場長。一系列改革舉措,讓林場職工干勁十足。1987年,王有德在離家只有3公里的北沙窩種植經果林,一年大半時間都住在工地帳篷里。三伏天砌渠時,沙漠高溫達60攝氏度,別人背一塊磚,他背兩塊,脊背皮膚一塊塊被磨破,晚上鉆心地疼。

  “為了治沙,咱們再多苦都能忍。可是頭天開好的田,經常一夜之間就被風沙埋得沒有了,為這個事情,咱們干部職工都流過淚。”王有德回憶說。

  風沙不斷地埋,大家就不停地補,數不清多少次寒夜里通宵栽樹、多少次扒出樹苗從頭再來,直到樹木連成片,把沙丘牢牢固定住。

  邊創業邊治沙,近20年間,王有德帶領職工們建起了機磚廠、預制板廠等企業。種植的葡萄、蘋果枝繁葉茂,成片的果園在有效防治沙漠的同時,給大家帶來穩定的收入。職工們的積極性更高了,原先全場每年完成治沙造林3000畝,很快翻了10倍。

  “不是人進沙退,就是沙進人退,要有決心和勇氣,還要有創新的智慧和手段。”王有德說。

  這些年,因為治沙功勛卓著,王有德獲得了很多榮譽。今年9月,他被授予“人民楷模”國家榮譽稱號。

  如今的白芨灘,已成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職工們每年治沙造林3萬畝,沿毛烏素沙地筑起一道南北長61公里、東西寬30公里的綠色屏障,守護著黃河以及萬頃良田。

  王有德又有了新的打算:“以前沙漠綠了就高興,現在要讓社會共享治沙成果。下一步,我想為貧困沙漠地區募捐,比如捐上一片經果林,我們提供苗木并去建園;在風沙侵害嚴重的地方募捐建一片防風固沙林;給學校、福利院等提供綠化服務……”

  

  治污專家董紅敏

  依靠科技凈化養殖環境

  本報記者  蔣建科

  養殖畜禽能賺錢,但糞便難處理。

  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環境與可持續發展研究所副所長董紅敏博士選擇與又臭又臟的畜禽糞便打交道,一干就是幾十年。

  研究畜禽養殖,遇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臟、臭、熱等惡劣環境——冬季養殖場的氨氣有時熏得人睜不開眼睛,夏天不僅有臭氣,而且蒼蠅漫天飛。作為一個女性,這樣的環境更是挑戰。

  董紅敏經常去全國各地的養殖場采集畜禽糞便樣品,不僅要進糞溝采樣,還要從糞水出口接水,有時候褲腳又濕又臟,身上難免有養殖場的臭味。“有時候確實有點難堪,但我沒有特別在意。”董紅敏笑著說。

  規模養殖場的污水減量,這對環境保護絕對是一個大利好。“污染少點,河流和田園就干凈了。”為了這個目標,董紅敏到一線調研,做方案。她曾一連幾天蹲守在養殖場,仔細觀察畜禽喝水、進食、糞便排放和養殖場沖洗情況,終于找到了解決問題的辦法。方案實施后,這個養殖場的污水排放從每天200立方米下降到40多立方米,大大減輕了對環境的影響。

  作為我國畜禽糞便污染防治和資源化利用的領軍人物,董紅敏已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兩項、國家科技進步三等獎一項、省部級科技進步一等獎兩項。

  借助專業上的影響力,董紅敏牽頭組織57家單位,構建畜禽糞便污染監測網,積累了寶貴的監測數據。

  她的團隊與合作伙伴建立了我國第一套畜禽養殖業產排污系數計算模型,為摸清畜禽污染底數、制定污染防治戰略提供了科學依據。

  畜禽糞便處理不好是個禍害,處理好了就是寶貴的資源。董紅敏提出污水源頭減量、過程污染控制、末端高效利用的技術途徑,創新的“三改兩分”工藝,讓養殖場污水產生量比國家限定值減少了30%—65%。她成功開發堆肥除臭污染控制、污水沼液再生利用關鍵技術與裝備,為畜禽糞便減量與資源化利用提供了強大的科技支撐。

  “只有埋頭苦干,才能為生態文明建設添磚加瓦。”董紅敏說。今年,憑借對生態環境保護的突出貢獻,她獲得第二屆中國生態文明獎。

  

  “海洋愚公”劉永龍

  凝心聚力呵護碧海銀灘

  田  泓  宋邁崎

  45歲的劉永龍,頭發已經花白。12年前,他創辦專注于海洋垃圾議題的公益機構上海仁渡海洋公益發展中心,減輕海洋污染、保護生態環境是這個團隊不變的選擇。

  劉永龍老家在寧夏,1992年到復旦大學求學時才第一次見到大海。工作以后,他參加過很多志愿活動。2007年,他組織了一次凈灘活動,從此就再也放不下這件事。2013年全職投身海洋環保。十幾年的堅持,讓他有了“海洋愚公”的外號。

  “仁渡海洋”經常組織志愿者到海邊撿垃圾,并發起建立全國海灘垃圾監測網,每年發布海灘垃圾報告。目前,劉永龍身邊已經聚集了十多位志同道合的伙伴。截至2018年底,他們僅在上海就組織了217場凈灘行動,招募了1萬多人次志愿者參與,清理海灘垃圾27噸。

  劉永龍介紹,從歷年統計數據來看,海灘上數量最多的垃圾是泡沫塑料,尤其是聚苯乙烯泡沫塑料類垃圾,占全部垃圾一半以上。這些塑料垃圾在海洋、海灘環境中容易破裂為碎片,清理難度大。

  2014年,“仁渡海洋”和深圳市紅樹林濕地保護基金會聯合發起“守護海岸線”科研監測項目,攜手30多家環保機構,在沿海地區監測海灘垃圾,設置監測點、定期定點采樣,收集海灘垃圾類型、數量和質量數據,并匯總分析,發布海灘垃圾報告。截至目前,“守護海岸線”項目已在全國36座沿海城市建立了58個海灘垃圾監測及清理點。

  海洋污染治理投入大、見效慢,這對志愿者是巨大考驗。劉永龍覺得,穩住這支隊伍非常關鍵。

  劉永龍一直把《大學》的一句話作為座右銘激勵自己——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安,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外界的誘惑有很多,做這行最難的一點就是要讓我們自己定下來。”

  劉永龍相信,隨著生態文明建設的持續推進,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關注和參與海洋環保事業。

  

  愛鳥護鳥人士沈尤

  建言獻策助推觀念轉變

  本報記者  王明峰  常碧羅

  從觀鳥愛好者,到生態環保工作者;從只會拿起望遠鏡欣賞,到向政府提出一條條環保建議……44歲的成都市觀鳥會會長沈尤一步步地走上了環保之路。

  沈尤的觀鳥生涯始于興趣。他偶然在世界自然基金會中國網站上發現觀鳥專區,由此“打開了觀察自然的一扇窗”。此后,他每到周末就和朋友們去戶外觀察野生鳥類,望遠鏡拿起便再也放不下。“野生鳥類是生態環境優劣的晴雨表,我們要透過鳥類觀察自然。”沈尤說。

  觀鳥,知鳥,愛鳥,沈尤和伙伴們自然把目光投向鳥類的保護。

  “我們著重做好調查研究,給政府多提可操作性的建議。”他們曾在四川省若爾蓋境內213國道調查野生動物公路傷害,并將調查成果轉化成政策建議。當地政府采納了這些建議,由此,公路上多了減速帶、電子眼,強制車輛減速,野生動物公路傷害發生率明顯下降。

  成都青龍湖濕地公園里,游船活動對野生鳥類棲息帶來影響,這些鳥中有極危鳥類青頭潛鴨。在他們的積極溝通下,游船改變路線,減少數量和班次,珍稀動物得以安然休憩。

  為了破解野生鳥類被捕獵販賣這一難題,沈尤和志愿者們常到鄉間,向村民普及保護鳥類的知識。

  “保護好生態環境和鳥類,帶來的經濟效益遠遠超過捕獵。”樸素的宣講讓當地村民對保護有了更多共識。沈尤和伙伴們還為村民發展生態旅游出謀劃策,讓不少地方獲益良多。

  生態環境質量提升,觀鳥人對這些變化最敏感。沈尤說:“環境改善令人興奮,更令我感動的是人們觀念的轉變。”越來越多的人加入觀鳥者的行列,在觀鳥中體會自然的神奇,也成為建設美麗中國的行動派。

瀏覽: 責編:王珊 編審:曹全嶺 終審:楊銳
分享到:QQ空間新浪微博騰訊微博人人網微信

斗地主获胜的六条口诀